狗狗 飞越山川河流的大梦一场
时间回拨到两年前。
“Do you have the dream?”
Stefano放下了手中的酒杯,满脸通红地重复这个问题,酒气喷了我一脸。我把视线从人影斑驳的Bar里移开,整晚第一次直视他的眼睛。
“我有梦想吗?“
答案是肯定的啊,这年头,谁还没有个梦想呢。

我出生在厦门,一座不会下雪的城市。有人爱它被海怀抱,有人爱它的冬日如春。我爱着它的,是我所有旅行的起点。小时候的我略显孤僻,跟现在判若两人,唯一的共同点就是:喜爱旅行。从厦门开始,泉州福州合肥北京深圳南宁…光是读书时辗转过的城市便已有两掌之数。二十多年里,我几乎领略了这片陆地上叫得上名字的地方:北上广深的繁华喧嚣,东北冰天雪地里的炽热,西藏的空灵,江南的软语以及无数小城古镇厚重的静谧。一幅幅众生相摆在你眼前,你一页页地翻阅,然后接着翻越过去。
或许不再满足于自己从小生长的这块陆地,高中毕业之后我便来到了欧洲求学,将我的梦继续延伸了下去。几经辗转,从德国到了意大利,明明只隔着一座山,不同于德国的沉稳严谨,意大利放佛从未感受过阿尔卑斯的冷气,处处透露着浪漫与激情。就在阿尔卑斯的山南山北,两个迥然不同的国度,从德意志的森林哲学到亚平宁地中海情怀的未来。

这几年里我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欧洲大陆上的国家,而意大利算是让我感受最深的地方。它就像一瓶上了年份的红酒,初见倾心,开启后含在口里,愈久愈醇。时尚之都米兰的优雅繁华,罗密欧与朱丽叶故乡维罗纳的甜蜜浪漫,水城威尼斯旁悠闲泛舟的贡多拉,坐拥着五渔村的最美海港热那亚,因为一座斜塔而闻名于世的比萨,徐志摩诗中拥有着托斯卡纳最美艳阳天的“翡冷翠”佛罗伦萨,“永恒之城”罗马斗兽场上的圣杯与剑,天主教的大本营先知之地袖中王国梵蒂冈…我双脚触及的每一个地方都让我深爱着这个国家。
旅行本身是一件神奇的经历,它能让不同性别,不同职业,不同背景,不同语言,甚至不同国度的人因为一个目的汇聚到一起,去看自己想看的世界,朝着自己所向往的生活进发。
有许多我从前不太能理解的生活,但亲眼见过,触摸过这样的人生过后,那些看似无法理解的生活,在旅行中不期而遇,那些风景和人灌溉着我贫瘠的心灵。
而在这些旅途中,或许几乎无法见到一个地方最美的样子,就像遇见喜欢的人,也多半不是在最好的时光里。只是啊,我们会时常问自己,在到过那个地方之后,在遇见那个人之后,有没有变得不一样呢?
有时你会觉得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太过冰冷现实,庞大得让身处其中的我们渺小仿若尘埃和机器。有时你甚至分不清,那些飞扬在城市上空的,是真的牛逼,还是泡沫的倒影。

人们总说一生中一定要经历两件事情: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,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如果你还没有遇到那个让你奋不顾身的爱情,如果你不愿被麻木和现实吞没了自己,那就和我一起,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。
我的初衷其实很简单:走想走的路,见想见的人,看想看的世界。
有时你很容易找到一个人陪你喝雪花,但你很难找到一个人陪你勇闯天涯。如果现在的你梦想坚定,如果现在的你也想旅行,那么,来吧。我愿意陪你一起,Meet in the journey。
也希望有一天,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说:
“是的,我有见过我的梦。”